《金陵十二钗》中【钟山怀古】形义谜的猜物解闷
名利何曾伴汝身,无端被诏出凡尘。
牵连大抵难休绝,莫怨他人嘲笑频 。

钟山古称金陵山,在江苏省南京市东郊。钟山有紫色页岩,远望紫云缭绕也叫紫金山;三国时孙权避祖名讳改称蒋山;东晋时因钟山在城北也称北山。明初朱元璋《游钟山》诗云:
钟山阳谷梵王家,帝释台前优钵花。
游戏但闻师子吼,比丘身衣锦袈裟。
优钵应是梵语【优钵罗】的语音简缩,青莲花的梵语是优钵罗。佛教比喻佛祖讲经能声震世界,为【师子吼】,师也写作狮。

移文是古代一种指责对立方的文书(别于檄文);骈文是古代重视声韵和谐、词藻华丽与词句整齐对偶的文体(别于散体),盛行于六朝;六朝时孔稚珪写骈文杰作《北山移文》云:【世有周子,俊俗之士……然而学遁东鲁,习隐南郭,窃吹草堂,滥巾北岳】及【鹤书赴陇】就【志变神动】地【道帙长摈,法筵久埋……于是南岳献嘲,北陇腾笑,列壑争讥,攒峰竦诮】。鹤书因字形如鹤头又称鹤头书,古代用这种字体写诏书。观这名篇的读者难免会想:所讽【周子】是何人?因无名字而难免牵连附会事,作者巧借名篇撰灯谜。

这灯谜诗中:【名利何曾伴汝身】隐示与名誉和利益事无关;【无端被诏出凡尘】中的无端是无心之意,韩愈《感春四首》唐诗云:……
今者无端读书史,智慧只足劳精神。
画蛇著足无处用,两鬓霜白趋埃尘。
乾愁漫解坐自累,与众异趣谁相亲……
被诏之文是鹤书而鹤是仙禽,仙的本义是居高山之人,隐示所猜物会被凡人视为劳神与耽误功夫;【牵连大抵难休绝】隐示会接二连三、牵五挂四,一时难以断开解结;【莫怨他人嘲笑频】隐示可供人玩笑。九连环是古代玩具,会玩者须上下八十一次才能将相连结的九个圆环套入一柱,再八十一次才能将九环全部解下,所以谜底是【九连环】。

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庚辰本摘录:
第七回【送宫花贾琏戏熙凤,宴宁府宝玉会秦钟】中写道:薛姨妈道:这是宫里头的新鲜样法,拿纱堆的花儿十二枝……你今儿来的巧就带了去罢。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一对,剩下的六枝送林姑娘两枝,那四枝给了凤哥罢……周瑞家的携花至王夫人正房后头来。原来近日贾母说孙女们太多了,一处挤着倒不便宜,只留宝玉黛玉二人这边解闷,却将迎、探、惜三人移到王夫人这边房后三间小抱厦内居住,令李纨陪伴照管。如今周瑞家的故顺路先往这里来……又和智能儿唠叨了一回,便往凤姐处来……正说着,只听那边一阵笑声,却有贾琏的声音。接着房门响处,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,叫丰儿舀水进去……周瑞家的【这才往】贾母这边来……谁知此时黛玉不在自己房中,却在宝玉房中大家解【九连环】玩呢。周瑞家的进来笑道:林姑娘,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带来了。宝玉听说便先问:什么花儿?拿来给我。一面早伸手接过来了,开匣看时原来是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儿。黛玉只就在宝玉手中看了一看,便问道:还是单送我一人的,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?周瑞家的道:各位都有了,这两枝是姑娘的了。黛玉冷笑道:我就知道,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。
☆注:这是黛玉好使性又小气的例证之一,但是周瑞家的也没有遵守最后送给凤姐的嘱托。九连环与谜面的牵连诗句有相同字,这在灯谜术语中叫露春,是文义谜的大忌。古时的春意也隐指男女情欲,【送宫花贾琏戏熙凤】的露春情节特写,应在隐示谜底【九连环】与谜语术语【露春】相联。这灯谜巧借《北山移文》名篇,篇中所讽是【周子】而谜底九连环又恰巧从【周瑞家的】视角显现,作者所撰灯谜都应深藏【师子吼】之意。

评论

热度(1)